婚姻家庭

我相信有一種女人,嫁給誰都幸福!太中肯了!

有一陣子,台北連綿陰雨,

忽而有一天,中午突然放晴,

好不容易發現下午沒有任何工作行程的我,

趕緊打電話回家,

要公公婆婆帶著孩子,

和我一起到一家古老建築改建的私房餐館吃午餐。

 

我很喜歡那家私房餐館,

並不是因為它的菜色。

它處於鬧區之中,

有好幾十年,幾乎荒蕪在雜草間,

這兩年,主人從國外回來,

將它略加修整,

成為一間別具特色的餐廳。

 

在這裡,

我巧遇到一位朋友。

她也和我一樣,

趁著大好天氣,

前來賺取大好心情。

「啊,真捨不得浪費難得的陽光,

就約了朋友出來看,活在台北好幸福。」

她在燦爛陽光下眯著眼說。

 

我一直很欣賞她。

她是美食家、作家,也做得一手好菜。

她對於佛學有相當的研究,也酷愛旅行。

面對世事,她始終有一種安安靜靜的從容。

 

她寫作的題材很廣,

偶爾在廣播節目里訪問她,

我常驚訝於她的寫作角度之豐與題材之廣,

她淡淡地笑道:「啊,反正我閑閑沒事嘛,瞎寫。」

 

很難想象她已經過了50歲,

從外表上看來,

她仍然有少女的氣質,

很像三毛《橄欖樹》里描寫的人物。

我還記得,她自幼喪父,少年孤苦,沒有結婚,

向來不喜歡安穩固定的工作,

養活自己倒也無虞。

也記得她曾告訴我,

由於家族遺傳,

她的更年期來得早,

37歲就到了

(我聽到的時候相當心驚膽戰,因為那年我剛好37歲)。

 

(圖片擷取自網路)

 

但她這樣的人,

好像永遠與悲愁沾不了邊。

總有一種淡然自若、氣定神閑。

她有很多喜歡和她相處的朋友,

因為她是個很迷人的女人。

迷人,則是因為她活得很好。

總在做自己喜歡的、想做的事情。

活得好的人像陽光,

總會不自覺地散發著自信的溫暖。

 

(圖片擷取自網路)

 

1.

我們常常以為,

只要……我們就會幸福了。

 

我想說的是,

其實你幸不幸福,

和你的爸媽是否庇蔭你,

成長過程是否平順,

是不是擁有婚姻,是不是有孩子……

未必有直接關係。

 

和你的心、你的個性、你的相信,比較有關係。

我也看過很多什麼都有,

但是活得很不幸福的女人。

她們在人群中很容易辨認,

總彷彿有一朵沉重的烏雲罩在她們的頭上,

眼睛像兩潭死水般。

 

不幸福的女人是有共同特色的,那就是——

怪自己的父母。怪自己的男人。怪自己的孩子。

怪自己的運氣。怪自己的基因。怪一切拖累了她,

讓她沒有辦法做自己。

一直在怪別人,

把怒氣發泄在不順心的人事上。

以為怒氣發泄完自己就會變得輕鬆。

 

我也記得幾年前我在印度上靈修課時,

曾與一位在當地住了一年的西方女子深談。

她談到自己的故事:過去她曾有兩段婚姻。

每一段,都因先生有外遇而收場。

 

她說,第二次婚姻,

當她不小心在出差后提早回家,

發現先生和第三者(剛好也是她的朋友)就在他的住處親密地在一起時,

她全身不自覺地顫抖、歇斯底里尖叫的同時,

心裡浮現一個充滿仇恨聲音:

「看,你又失敗了,你為這個男人做了這麼多,他還辜負你!

怎麼會這樣,命運在詛咒你,給你一樣的東西……」

 

當她企圖抓起身邊最能砸傷人的東西丟過去時,

她剛好看見房裡的鏡子。

鏡子里出現一張憤怒而扭曲、實在不可愛的臉。

此時另外一個冷冷的聲音出現了:「如果我是男人,我也不會愛你。」

她忽然平靜下來。

如果連她也不喜歡自己,

憑什麼要別人一輩子忠心不渝地守著她?

 

她發現,

她的人生困境不在於老公有外遇,

也不在於婚姻失敗。

最根本的原因是,

她一點也不喜歡自己的生活,

她從來就像一條奄奄一息的魚,被困淺灘。

婚姻的重複失敗只是提醒她,

別以為得到婚姻就可以紓緩她的人生困境。

 

如果女人,

不為自己做什麼,不

為自己找樂趣,

不嘗試改變,

只是責怪:有東西阻止她的快樂。

那麼,嫁給誰都不會幸福。

 

(圖片擷取自網路)

 

2

我相信有一種女人,

嫁給誰都幸福。

因為幸福並不是掌握在別人手中的,

而是放在她心中的一種能量。

她自己活得好,

而且懂得解決生活疑難,

用理智與平和面對生活中可能有的波折。

她有想要追求的東西,

懂得取和舍。

 

她不累積負面能量。

她的性格成熟了,

再也不會為任何事扭曲自己的意願,

所以,也不會依傍著不適合的男人折磨自己。

幸福的槳已牢牢握在她手中,

沒有人能奪走,

所以她能度過人生中必然有的驚濤駭浪,

找到自己喜歡的生活節奏。

不管她們嫁或不嫁、嫁給誰,都幸福。

(本文選自《生命中的瑣碎時光——吳淡如散文》,吳淡如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