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人生

朋友一場,因為「氣場相合」才彼此吸引,千萬別把友誼 看得太「廉價」…

Written by coffee

我有一個關係很好的同事,她叫王爺。

眾所周知,

王爺特立獨行的風格簡直讓人沉醉癡迷。

但很快我就發現了一個問題,

王爺在公司並沒有那麼多的朋友,

於是我忍不住問她,是否覺得孤單?

 

所謂朋友,

就是解決你孤單的工具嗎?

從家鄉千裡迢迢趕到上海,

沒有親人也沒有朋友,

時間被工作擠壓得談一場戀愛都覺得奢侈,

這樣的生活,一個人真的扛得住嗎?

後來王爺問我:

「孤單的定義,到底是什麼?

把你置身於一群人中,

跟著他們一起嬉笑怒罵就覺得不孤單嗎?

所謂朋友,就是解決你孤單的工具嗎?」

 

王爺一問,我竟答不上來。

王爺說:

「只有無所事事的人才會覺得孤單,

朋友是在志趣相投的領域不經意的偶遇,

而不是為了突顯自己的人氣而隨意結識的群體。」

 

新同事 Sunny 剛調過來,

卻往往是 熱臉貼了冷屁股

那時候 Sunny 剛剛從毛衣組調過來,

坐在王爺對面。

初來乍到,第一天就帶了雙份的零食,

休息時遞給王爺,分給周圍的人。

 

中午吃飯的時候,

Sunny 問組內其他人要去哪裡吃,

大家投票說吃烏龍麵吧,

她就主動拿出手機來,

說:「我來團購好了!幾個人?」

下午大家偶爾偷懶聊天,說起上周末的聚會,

Sunny 也忍不住來搭話說:

「那裡很不錯的呀,我經常去的!」然而這種情況下,

Sunny 往往換來的是熱臉貼了冷屁股。

大家不但會因此中斷話題,

甚至會認為參與者是個什麼都不知道

就莫名其妙插進來對話的傢伙。

 

連發訊息,

都沒有人會回覆 Sunny

Sunny 把組內每個人的微信都加了一遍,

只要有誰朋友圈發狀態,她都第一個點讚,

然後說一堆讓人開心的話。

但是其他人看在眼裡的是,

不管那條狀態底下有多少條回覆,

總歸沒有人回她。

同樣地,她每條狀態下面,

基本上沒有組內任何一個人的點讚和評論。

 

員工旅遊,

和 Sunny 分到同房間的人 很不開心

每年的 11 月,公司會組織一次近郊的旅游,

因為公費,所以基本上全公司的人都會參加。

但很快就有問題出現了,公司為了節約經費,

一般安排兩名員工住在一個房間,

於是和 Sunny 分到一起的遲慧很快就不開心起來。

 

然而組內也沒有別的人願意和遲慧換房間,

於是遲慧便私下和總務要好的妹子說悄悄把名單換掉,

就說之前的出了問題,需要重新分組。

這種事情在辦公室眾人的口中根本瞞不住,

Sunny 很快就從別人口中聽說了這件事。

最終 Sunny 自己跑到總務去,

說當天有事,

可能不能參加了。

 

她是把社交友誼

看得太廉價了

午飯的時候,我和王爺聊天,說到 Sunny,

覺得她其實也蠻可憐的。

王爺低頭吃鰻魚飯,沒有理我。

我接著說:「真的,

我覺得你們組的人其實有點過分了。」

王爺咽下口中的飯,

看著我說:「可憐嗎?她是把社交友誼看得太廉價了,

哪能吃吃喝喝、隨便搭搭話就和別人成為朋友呢?

 

雖然說感情的事,要付出才有回應,

但是付出之前如果連對象也不看,

那就是自討苦吃了。

認識那些與自己價值觀完全不同的人有必要嗎?

在他們每天談論婚喪嫁娶的時候,

我覺得和他們多待一秒鐘都是在浪費時間。

有些人可以被歸類為朋友,

但有些人僅能止步於同事

——除了工作關系,

我們沒有別的交集。」

 

有次公司聚餐,

Sunny 的名字唯獨被漏掉了

接下來的一個下午,

我注意到只要是有人叫 Sunny 做事,

Sunny 就會很開心地去幫忙,然而幫過之後,

除了一句簡單的「謝謝」,

別人也並沒有給 Sunny 太好看的臉色。

原本在這樣的情況下,

每個人就只會做著自己的事情,

在各自的軌道上行走,

不會有誰特地為了某個人停下來,

更不會有人為委屈哭泣的人遞上一張紙巾。

下班之後,大組聚餐,名單裡面漏掉了 Sunny,

她只淡淡一笑,

說:「沒關係,我正巧約了人,就不去了。」

我因為事情沒有做完,和領導說晚些去,

最後竟不知不覺忙過了頭。

 

打卡下樓的時候,想著乾脆別去了,

給領導發了信息,打算去便利店買個麵包,

卻發現 Sunny 坐在便利店的椅子上吃盒飯。

 

原本我想上前打個招呼,

誰知道卻被一只手拉住,

回頭一看,正是王爺。

 

「她坐了有一會兒了,想必心情不好,你上去叫她,

只會讓她尷尬。」王爺低聲和我說。

我詫異王爺為什麼會突然出現,王爺聳聳肩說:

「你知道我不喜歡參加那些亂七八糟的聚會,

就去附近買了點東西,有點渴,進來買水看見她。」

 

如果我沒有看錯,

Sunny 無神的雙眼有些泛紅,

她慢吞吞地吃著麵包,時不時望著手機發呆。

 

 

每個人都有犯傻的時候,

以為掏心掏肺,就能變朋友

曾有一段日子

那天我和王爺坐在南京路蘋果旗艦店旁邊,

王爺和我講了一個故事。

她說,每個人都有犯傻的時候,曾有一段日子,

她也一樣。上大學那會兒,

通過朋友認識了新的朋友,

總覺得和他們是合得來的,

卻不料別人私下根本沒有把你納入圈子裡,

有活動也好,有心事也好,

你都不會被選為參與者。

 

好多看起來的投緣

不過是逢場作戲,

不要以為你掏心掏肺,

別人就會善待你的友誼。

有時候,一群人聊的事情,

其實你根本不感興趣,

但是還是想要插嘴去附和,

以為別人會因此而注意到你,

其實到頭來,都是自己在演獨角戲。

 

 

朋友是因為

氣場相合才彼此吸引

王爺看著我說,

你總擔心我在公司裡沒有朋友,

我卻一直認為,

朋友是因為氣場相合才彼此吸引,

而不是刻意為之。

好比我跟你,

似乎從來沒有特別舉行什麼儀式,

昭告天下「我們是朋友了」,

但我們卻依舊交往得很開心。

所以,我從來不會為了解決「孤單」這個問題,

而讓友誼變得廉價。

圈子不同,不必強融,

一直是我信奉的價值觀。

 

我說,那我們應該去和 Sunny 說一說這些事,

我覺得你應該去勸勸她,一方面你是女生,

另一方面你有過感同身受的經歷。

 

王爺搖搖頭,把喝完的飲料瓶扔進垃圾桶裡,

說:「永遠不要以為自己是誰的救世主,

我們救不了別人。

相信我,能讓她活過來的,

除了上帝的偶然安排,

就只有她自己的徹底清醒。」

 

 

在你不夠強大的時候,

根本沒人會注意到你

王爺說,周,說個身邊的事吧。

之前我有一個朋友,和我算是非常投緣,

兩個人相識多年了。

後來她開始混娛樂圈,起初並不開心,

時常給我打電話,說身邊的小團體,

基本很難擠進去,雖然每個人好像都認識了,

但是別人講話、開玩笑從來不會帶上她,

因為其他人都出唱片、拍電影。

她也很努力想要和那些人看齊,

事實上她的條件並不差,只是缺少機會。

 

等到機會到了,出了專輯,

給圈子裡的朋友都寄了一張過去,

說是希望大家指點指點,

其實也是希望其他人在某些時刻能夠想起自己。

然而,唱片寄到後,幾乎沒有回音。

 

幾個月後問起,

對方才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確實簽收過什麼東西,

但是卻放在角落根本沒有注意。

她也只是和善地笑,說著沒關係沒關係,

有時間聽聽好了。

但是每個人都很忙,在你不夠強大的時候,

根本沒人會注意到你。

 

風水輪流轉,

這世上就是這麼現實

過了幾年,風水輪流轉,又有新人入圈,

她也就成了前輩。

或許時間對了,也或許她確實越來越優秀了,

一下子躍居前線,很多人都開始注意到她。

這時候,

過去那些不把她放在心上的朋友又開始和她交往起來,

好像之前那些不在意和不重視都沒發生過一樣。

說到底,還是自己底子硬了,

也就不存在所謂的「巴結」和「討好」了。

 

 

朋友,說到底,不是乞討來的

王爺淡淡一笑,接著說,

她說起自己如魚得水的日子卻顯得格外平靜。

那些曾經看起來格外神聖的圈子,

當自己真正踏進去之後,才發現一片狼藉。

每個人都戴著偽善的面具,做著兩面派,

詆毀著可能前一秒剛剛微笑聊天的人。

最後抽身出來,回歸自己,

才明白其實一開始就不屬於那些圈子。

朋友,說到底,不是乞討來的。

 

雖然王爺執意認為這些事情不要去提醒,

但是我還是私下寫了一封郵件給 Sunny,

內容不多,我只是告訴她,

與其把時間浪費在別人身上,

不如把時間花在自己身上。

下班的時候,我收到 Sunny 的郵件,

只有簡單的兩個字:謝謝。

 

Sunny 開始非常用心地

經營自己的工作,

也想方設法盡可能得到領導賞識,

但是組內人員太多,

每個人都有強烈的表達欲,

Sunny 依舊淹沒在眾人之中。

辦公室加班的人並不多,

Sunny 便是其中一個,

因為沒有同事邀約,也沒有額外安排,

所以她常常在格子間做事做到很晚。

 

大家都說 Sunny 因為被男友甩了,

沒人要,才會落得這樣的下場

王爺在茶水間聽到,忍不住回上一句:

「前幾天我剛好看見她男朋友買了玫瑰在樓下等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你們都看見了,

才壓抑不住嫉妒說這樣的話。」

最後弄得大家無話可說。

 

半個月後,Sunny 申請調組,

但是人事告訴她其他組沒有人員需求,

最後 Sunny 說她可以接受外派。

那個時候海外事務所人不多,

申請其實並不難,

但是很多本地的員工並不想去那麼偏遠的地方,

因為工資並沒有比國內高出多少,

而環境比國內還要差。

但 Sunny 還是執意申請了,

回頭到我座位邊上,遞給我一瓶優酪乳,

說:「謝謝你。」Sunny 笑得很輕鬆,

然後開始收拾東西。

 

 

存在感從來不是別人給的,

只有自己太過弱小,

才沒有足夠的分量存在於世界上

Sunny去了海外之後,每每我們開電視會議,

基本都能看到她。

聽說,她去了海外之後,很快就成了主心骨。

因為人少,所以交際圈子簡單,

大家沒有那麼多的想法,

只想著開心工作,氛圍很好。

 

後來 Sunny 作為海外事務所代表回來的時候,

以前那些同事突然都擁上去問東問西,

好像迎接歸國友人一樣。

Sunny 一年之內連升三級,我和王爺說起,

王爺笑道,好歹她終於知道自己要什麼,

這可比什麼都重要。

 

Sunny 過來和我跟王爺打招呼,

我說,看你越來越好了,真替你開心。

Sunny 大方地笑,說,謝謝你的信。

轉身又對著王爺說,還有,你的麵包。

 

我略感詫異地看著王爺,

王爺聳聳肩,表示不明白。

Sunny說:「雖然過去很久了,但是我還是記得,

那天我坐在便利店,饑餓難耐的時候,

你遞給我的麵包。

你說,雖然面包比不上佳肴,

但至少在饑餓的時候可以果腹,

然後示意你手上也有一個。

你或許不知道,那一刻對我的重要性,

在所有人都去聚會的時候,

你願意和我分享一個麵包。

雖然平時我們話不多,但是我知道,

你是把我當成了朋友。

那時候我一直羨慕你的能力,後來才知道,

原來你吸引人的

是你從不討好他人而堅持自我的態度。」

真正的朋友

不需要你刻意去討好…

Sunny 回海外之前,給王爺發了一條信息,

她問,怎麼樣才可以真正地做到不計較呢?

王爺回了一句話:強大到讓別人計較你。

Sunny 回了一個笑臉,她說她懂了。

 

以前我一直擔心王爺是一個沒有朋友的人,

會孤單,會寂寞,

會因為沒有人交往而失去存在感。

但漸漸地,我才明白,

存在感從來不是別人給的,

只有自己太過弱小,

才沒有足夠的分量存在於世界上。

 

我和王爺坐在天臺上喝咖啡,

只是簡簡單單的兩個人,

我們從來不會媚俗地去討好對方,

也不會硬要融入對方的圈子。

真正的朋友,會因為你的美好接受你,

而不是因為你的討好和刻意才將你納入交往名單。

 

不需要討好全世界,

只需要等待被你品質吸引的人,

主動且樂意和你走到一起。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