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感人

有些事,別去問,不問不傷

不問不傷,有些話,只適合沉默。

某種程度上,說與不說,天壤之別。

一語道破天機,未必都好。

大辯若訥,藏巧於拙,不必道破,不漏玄機。

留人一線,為了更好的瞭然。

 

別去問不該問的話,

別去嘗試打開別人本身就不願意對你大開的心扉。

隱私,永遠是除了他自設的密碼以外,誰都無法解碼的秘密。

你若真的想懂,只有一種方式可循,別去問,只能等。

別人願意說,你自然懂。不想說,你別問。

那是別人的內心世界,

如果他要說也一定能夠完全放心恰好又想說的時候。

但,並不一定非與你說。

你別去追問,若問,自討無趣。

 

我想說的其實就是,

你把他當成了心上重要的人,

關於他的喜怒哀樂都為之所動。

問題在於,別人並非把你當回事。

你看好別人,別人並非看好你;

你看高別人,別人並非看高你。

你縱然是多麼的掏心掏肺,

別人有可能覺得你另有企圖。

 

人性的複雜,

不是靠自己的認知可以衡量。

複雜,就是沒有具體標準化,

黑白與對錯,各抒已見。

尤為利益關係的爭執,

每個人的維繫立場大致上對立相悖。

 

這就是,各自的原則問題,不容侵犯。

在每個人眼裡,是無比的神聖。

你別問,

問太多連對錯都分不清,

不問不懂更安然。

若真問個究竟,儘管別人說了,那更不懂。

 

話,是人說。

只是,有了違心與扭曲,有了添油與加醋。

然後,認為懂得所有的話,

實際上那都不是人話,是鬼話。

詼諧的是別人不想說,你何必去問?

問來的鬼話,你懂了會心傷,那是自討苦吃。

說白了,別人不必要和你說真話,

原因是你在別人那裡還達不到與你如實對話的關係程度。

 

這就是周旋,

人往往就為周旋而神傷,

而憔悴,而惱恨。

你若非懂不可,結果愈發不懂。

別去問,尤其是別人不想說的話,

不必過度深究與你無關的話題。

 

別去問,就是識趣,

它是一問高深的處世學問。

聽,永遠高於問。

善聽的人,往往能走到真知灼見的幽深之處。

 

用善聽來思考,

像一個人需要懂得一個事。

他義無反顧一直走啊走,

走進幽深的通道里,

帶著思考,帶著剖析,

哪段路有個坑,有幾株花草,有幾扇門窗,

反覆行走之後對這條路的點點滴滴都已了如指掌。

 

因為堅持,因為思考,

他就是在這個不用去問卻又最瞭然於心的人。

然而,問得太多大致上借於他人口唇之上得知,

不加于思考,信以為真。

然而,並非如此。

 

獨立思考,

獨立空間都需要保留。

別去問太多,

除非可以完全用問來解說得清楚的事。

有些沉默,其實已經是在說話了,

答案就是不想說。

這代表著不想讓你知道,

或者是不想讓你現在知道。

 

識趣的人懂得察言觀色,

因此,說話適可而止,做事恰到好處。

用心相待的人,你不用問。

他會說,你若不想懂,他更會給你懂。

這樣說明了不是你想知道,

是他願意把心來與你置腹。

 

最相信你的人那裡,

一定能讓他足夠的放心踏實,

所以,彼此間從來沒有掖著藏著的話。

相對的世界裡坦坦蕩蕩,開誠布公。

 

愈是想從他人處得知的一些話,愈是難分虛實。

於是,在這本來就不完整的鳳毛麟角里尋找殘缺不全的拼湊,

不痛不癢中不清不楚。

心結,太多幾乎是自已親手來縛綁,

也唯有自己才能解脫。

 

別去問不該問的話,

也不用深究不應懂的事。

有些事,在他的那裡不該讓你懂,

你不必陷在自己的好奇之中,

就算問得來的話也不會太真實,

剩下的你只會在自我的揣測當中,

找不到想要的答案。

不用問到自然能懂。

這樣的關係紐帶,

不會因過問太多,

有朝一日突然裂斷,

那是走到了盡頭。

 

別去問,留人一線,名自相寬。

別去問,以免也是,茫茫相寬。

掏心的話,只說給相對可以掏心的人聽。

掏肺的事,只能是相應可以掏肺的人做。

人,並不都是複雜,複雜的是按捺不住那顆蠢蠢欲動的心。

在別人那裡得不到知情,就在自己的生活里糊塗。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