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家庭

父母做不到這一點,孩子永遠都不會聽話!

Written by coffee

前幾天是優優爺爺的生日,

優媽一大早就開始準備,

去超市買新鮮的食材,

去蛋糕店拿訂好的蛋糕,

回到家後就鑽進廚房為一場饕餮盛宴大顯身手。

 

優優在吃飯前看到了生日蛋糕,

便忍不住要吃。

我和孩子奶奶都不同意,

說等正式開飯後再切蛋糕。

只有爺爺寵她,

拿起刀就切下一塊。

沒想到爺爺手一抖,

切壞了蛋糕上的巧克力餅乾。

 

優優看到後立馬不高興了,

開始嗚嗚地抽泣,

然後慢慢地大哭起來,

爺爺奶奶怎麼勸都收不住。

我還在廚房忙活,

本就有些手忙腳亂,

優優這麼一鬧更是讓我有些急躁:

「只是一塊餅乾而已,碎了也可以吃,有什麼好哭的?」

可誰想她哭得更起勁!

 

 

優爸走過去抱起優優:

「優優是不是因為餅乾切壞了覺得很傷心啊?」

優優點頭。

「優優是不是很想吃那個巧克力餅乾啊?」

抽泣著點頭。

「爸爸可以幫優優拼好餅乾,但是優優要忍住不哭哦。」

再次點頭,哭聲停止。

優爸用奶油做底,重新拼好餅乾。

看到重新拼完整的餅乾,優優一雙眼睛似乎在放光。

吃完飯後,優爸開始跟優優講道理:

「雖然餅乾碎了的確是一件很讓人難過的事情,

但是也可以不用大哭大鬧,因為我們可以想辦法把餅乾救回來。

即使是碎掉的餅乾也可以吃啊。

爺爺最疼優優了,優優哭得那麼厲害,

爺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優優去抱一抱爺爺,好嗎?」

我冷眼旁觀著,

不得不佩服優爸這「欲擒故縱」的手段

 

美國電影《怦然心動》中有一幕讓人印象深刻。

主人公小女孩朱莉為了阻止伐木工人砍去她心愛的梧桐,

坐在樹上不肯下來引來整個鎮子的圍觀。

 

最後,朱莉爸爸來了,他爬上樹與女兒展開了一段這樣對話:

爸爸:乖女兒,該下來了

朱莉:爸爸,求你了,不要讓他們砍樹

朱莉: 在這裡你可以看到整個世界!

爸爸:沒有什麼美景比我女兒的安全更重要!

朱莉:我不!

爸爸:朱莉安娜,是時候下來了。

 

 

眾目睽睽之下,

爸爸依舊淡定從容,

溫柔而堅定地勸服女兒下來。

他並沒有以一種憤怒與否定的態度呵斥孩子:「不就是顆樹嗎?」

或者用恐嚇的語氣給孩子下命令。

而是一面溫柔著傳遞著愛與擔心:「在爸爸心裡沒什麼比你更重要」,

一面堅定重複地告訴朱莉規則:「即使你再捨不得這棵樹,但是時候下來了」。

優爸和朱莉爸爸都做到了一點:與孩子共情。

 

所謂「共情」,

就是能夠設身處地地體驗他人的處境,

從而感受和理解他人情感。

有些事情在成年人看來微不足道,

但是在孩子眼中卻十分重要。

 

比如優優因為一塊碎了的餅乾大哭不止,

那是因為他們對「物」的認知剛剛開始,

不僅僅是餅乾碎了,

而是他們的認知被否定了。

大人也許會覺得不可思議,

孩子並不明白餅乾碎了不影響「它還是餅乾」「它還能吃」這個事實,

只是覺得餅乾就應該是完整地吃掉。

 

在優爸和朱莉爸爸的眼中,

孩子是獨立且值得尊重的個體。

他們相信孩子每一個令人不解的情緒與行為背後,

一定有合理的原因。

在沒有得到真實的答案前,

他們並不想隨意指責、評價,

而選擇用愛與理解,打開心門,傾聽心聲,

從而找到問題的關鍵。

 

 

大人比孩子成熟,

大人應該主動發現孩子哭鬧表像下的原因:

是情有可原還是無理取鬧。

然後冷靜思考應該採用什麼方法,

是安撫還是彈壓。

 

大人不能被孩子的負面情緒左右,

失去冷靜和客觀。

很多家長面對孩子的哭鬧時,

更多是以吼的方式大聲喝止。

其實父母更應該做的是身體力行地教會孩子,

如何面對和疏導自己的負面情緒,

如何解決問題。

 

這並不是說小孩永遠打不得、罵不得,

但是小孩一哭或是不聽話就打就罵肯定是一種粗暴的教養方式。

打罵和共情,

兩種不同的方式也許都能讓孩子順從,

但卻會帶來不同的心理影響。

選擇換位思考,

從孩子的角度尋找原因,信任孩子,

必將喚起孩子內心的自尊感和責任感,

從而學會自我管理。

反之,一味的指責、打罵,

喚起的則是孩子的懦弱膽小、逆反暴躁和心理失序。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