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人生

陶晶瑩:迷惘時,弄清楚自己要當怎樣的大人

Written by coffee

今年,是陶晶瑩在電視圈的第27年。

採訪當天,窗外風和日麗,

她剛結束上個行程的拍攝,

蹬著高跟鞋快步而來。

匆匆落座,她接過咖啡廳的menu,

隨手翻了翻,突然眼睛發出光芒,

少女般小聲驚呼:「有鬆餅耶!」

 

聊了一會,咖啡送來,

杯面拉花是個嬌俏女孩,

貼心寫著「陶子加油!」

她又笑了,發自內心地讚嘆:「這會捨不得喝,好可愛!」

 

年過40,陶晶瑩卻愈活愈少女。

對她來說,所謂青春,

就是對熱愛的事義無反顧地追求。

 

念政治大學新聞學系四年級時,

她透過歌手張雨生牽線,結識了製作人翁孝良,

一腳踏入娛樂圈,先出唱片,而後跨界主持。

當時的陶晶瑩,戴著黑框眼鏡、紮著兩股麻花辮,哼唱「天空不要為我掉眼淚⋯⋯」,

撐著傘仰望滂沱大雨,臉龐盡是青澀的學生氣息。

 

那一年,她一邊讀書,

一邊在娛樂圈咬牙闖蕩,忙得分身乏術,

還是死命抽出空檔為自己報名了駕訓班。

當然,新手上路,難免橫衝直撞,

但當年那個21歲的大女孩,不畏大路車流洶湧,

依舊緊緊握住方向盤。

即使初期有幾次小擦撞,

甚至曾經因為路邊停車技術太「驚人」,引來眾人圍觀,

但開車時她依然快樂自在,

因為沿途的風景和故事,

都是自己的,「一個人駕車時,就是享受一個人的世界。」

 

大學找到的熱情,

成為一輩子的養分

大學生涯中,

她不是沒有迷惘過。

比如時隔多年,

陶晶瑩始終記得大一時在潮濕多雨的校園中晃蕩的心情,

「不知道要幹嘛,又交不到朋友。」

 

後來,她想起高中時認識的學長張雨生,

索性跑去吉他社:「那時我往教室內看,每個社員都滿臉橫肉又橫眉豎目,難怪根本沒有小女生敢進去。」

陶晶瑩咕嚕一聲溜到座位角落,

立刻有人喝問:「怎樣?妳誰?」她

小小聲回答:「我要找張雨生⋯⋯。」

 

陶晶瑩的大學生活,就從這一刻開始。

後來,她常賴在政大四維堂後面的吉他社等張雨生、陳子鴻(編按:現為音樂製作人)下課,

「那真的是一段無憂無慮的時光。」空堂時,

就去木柵動物園看獅子,或上貓空,一夥人掏空口袋湊一壺熱茶。

那時,買一條定價390元的牛仔裙,

要猶豫大半天,仔細盤算得吃多少天泡麵。

總是扁平的錢包裝滿鼓脹的美好時光,

她悠悠地回憶:「那時的我們全心相信未來一片光明,好像就活在夢想裡。」

 

當年吉他社的成員,

在Facebook成立了一個群組,

至今仍三不五時聊聊音樂。

「其實,很多學長都還在音樂圈,我常覺得『怎麼搞的,我們這群人好像從來沒變過』!」直到現在,

陶晶瑩每次去陳子鴻辦公室,

看見吉他還是興奮不已:「哇!你這吉他很棒耶,借我彈一下,快點快點!」

再忍不住和「子鴻學長」撒嬌一下:「可以送我嗎?」

 

「他就會說『不行不行!這型號已經沒了』,」

她說著說著忍不住微笑,

好像又回到當年那個擁擠喧騰的吉他社辦。

「一般人真的很難想像,到了我們這樣的歲數,還有這麼青春的談話。

這讓我相信,大學發掘的熱情,真的可以是一輩子的事。」

 

別怕!徬徨是「青春的專利」

媽媽是廣播節目主持人,爸爸是中廣記者,耳濡目染,

陶晶瑩從小就覺知自己的主持與音樂天分。

當同年齡的女孩還在玩洋娃娃和扮家家酒,

年幼的陶晶瑩已經在家裡拿唱盤學當DJ,

「我一直非常確定自己要走這條路,」她有力地說。

 

大學聯考,

陶晶瑩如願考上第一志願政大新聞系,

嚴謹的學術訓練讓她日後主持時「心中多了一把尺」

原則清楚分明。

這或許是2009年她在廣播節目《陶子晚報》中,

因一位自稱「台北達爾文」的男性聽眾call-in進來,

針對「男性出軌很合理」大放厥詞,

讓陶晶瑩氣到當場忍不住怒嗆開罵的遠因。

 

當時的主持人多是秀場出身,

她是圈內極少數國立大學畢業的藝人。

初出道時,高學歷光環卻沒有讓她在娛樂效果至上的綜藝生態中,佔到任何便宜。

只因為不是典型美女,她的聰穎機智,

在以貌取人的演藝圈,好像遠不如「站著被笑」來得有價值。

 

多年後,她接受媒體採訪,

才坦承當時的自己宛如「鴨子劃水」,

水面下的苦沒人懂,

表面上還倔強地強裝無所謂、沒關係。

不過,陶晶瑩終究撐過來了。

 

雖然出道第4年,

她手上的節目一個個被換掉,沮喪到一度想退出。

但最後一刻,因為前輩張小燕一句:「出道以來,妳有過代表作嗎?」

不服輸的她,於是決定牙一咬,

接下《娛樂新聞》主持棒,拼命到連寫稿都不假他人。

 

《娛樂新聞》中,

「陶主播」的百變造型加上獨特觀點,

迅速掀起娛樂新聞新風潮,

也讓她找到自己的專屬定位。

好友袁惟仁形容,

陶晶瑩的成功「真的跌破很多專家的眼鏡」。

 

往後主持一系列超人氣節目,

從《超級星光大道》、《大學生了沒》到《姊妹淘心話》,敢說敢言的獨特身影,

讓陶晶瑩儼然是另一種新時代女性的指標,

更成為華人娛樂圈中最代表性的主持人之一。

現在回想,當年因長相引來的不平早已雲淡風輕,

不過,請陶晶瑩送給學生時期的自己一句話,

她還是忍不住自嘲:「多打扮吧!」

 

大學時期,

她跟著系上籃球隊打盃賽,

一回出征輔仁大學,到了現場,

只見一群少女頂著亮麗妝髮,

穿著時下最流行的風衣,

談笑風生地走過眼前。

一群人看傻了眼,

連陶晶瑩都站在原地怔怔地想:「原來女孩子可以這樣。」

 

成長路上,

她一直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

國中是資優班班長,高中代表畢業生致詞,

大人要她好好念書,別花心思打扮,

她便乖乖照辦。

「直到那個當下,才驚覺:天啊,自己好拙喔!」

會打扮不是壞事、談戀愛不是壞事,

所有超出「好學生框架」外的一切新鮮事,

都值得嘗試,重要的是,

從這些嘗試中,弄清楚自己想成為怎樣的大人。

 

「所以不用怕,徬徨是應該的,」

她對年輕人喊話,笑說徬徨可是「青春的專利」。

地球天天自轉,世界變化太快,

害怕的時候,更要往前衝,

別讓人生停止轉動:

「對沒做過的事,談適不適合真的太早了。才華、熱情、興趣,都得試了才知道!」

 

重點是:

你多用力抓住心中渴望?

對陶晶瑩而言,學習不只可大可小、可靜可動,

而且是隨時隨地、無時無刻的享受。

身為主持人、雜誌總編輯、歌手、作家、經紀人、妻子與母親,

陶晶瑩的多重身分,

始終沒有讓她停止探索世界的腳步。

文章來源

想要知道更多文章? !

趕快按個讚,加入我們的專頁吧!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