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人生

弱者暴怒如獅,強者平淡如水

Written by coffee

其實每個人背後,都有別人體會不到的辛苦;

每個人心裡,都有旁人無法感受的難處。

堅強的外表下,隱藏著不能說的心聲;

微笑的表情下,掩飾著不可露的心情。

人過得好不好,往往不需要她親口說出來,

從她的眼神、笑聲、衣著、談吐就可以明瞭。

 

 

昨天從商場出來去停車場,在路邊有人吆喝:

剛出爐的熱燒餅啊,熱燒餅。

我聽著聲音熟悉,抬頭看去,原來是我的前同事老張。

一頭花白的頭髮下,臉上佈滿了溝溝壑壑,

我心裡有點吃驚,這才幾年沒見,竟老成這樣了?

老張也看到了我,一臉驚訝:

給孩子帶幾個燒餅回去吃吧,挺脆的。

我倒不好意思起來,趕緊放下大包小包掏錢給他,

老張推辭著,漲紅了臉。

我問:張哥,你不是自己在開飯店嗎,怎麼跑這裡擺起攤來了?

他歎了一口氣,簡短地和我說了這幾年的經歷。

 

老張本來是我們公司的老人,上班快二十年了,

原先一直在市場服務部,滿天飛和客戶打交道,

工作挺賣力,就是脾氣太暴躁,

經常和客戶發生一些矛盾,遭到投訴。

他身體也不太好,一次在崗位上突然發病,

住了一個多月的院才回來上班。

 

總經理以讓他調養身體為由,

把他調到了物流科,負責內部物料的配送工作。

老張氣得暴跳如雷,覺得這是領導掂量著自己價值不大了,給他穿小鞋。

我當時就給他做思想工作:

你身體不好,估計和長期出差有關,

老是吃飯沒有規律,換到這個崗位,

正好可以調養一下身體啊,

再說待遇也沒降,這是好事啊。

老張覺得自己沒面子,非要辭職,

我們找他談了幾次也不聽,

交了辭職報告乾脆不來上班了。

沒辦法,看他態度那樣決絕,

只好給他辦了離職手續。

 

後來,聽說老張自己開了飯店,

把自己這些年的積蓄都投了進去,

今天才知道,他那個飯店根本沒幹起來,

只兩年就血本無歸了。

 

 

這幾年,他換過不同的生意,

因為脾氣暴躁,都沒做起來。

折騰到現在,手裡也沒什麼本錢了,就賣起了燒餅,

這個生意雖然賺得少,但收入還算穩定。

老張不停地歎氣,說自己當初實際是心虛,

覺得學歷低缺厚度,公司是在變相打發他回家,

還不如自己走,還有點面子,結果現在弄得這麼狼狽。

 

其實,真的是他想多了,

公司根本沒有那個意思,就是覺得他不適合那個崗位,

如果不是他弱者心理,什麼事都不會發生。

看他一臉悔意,我也不好再埋怨他了,

正好我老公來電話,便告辭走了。

 

邊走邊想老張的事。

當初在公司時,也算老員工了,

工作穩定,收入也不低,

各種保險,一賭氣全都扔了,

現在活得這麼辛苦,真是不應該。

 

其實,生活在紅塵世間,

有幾個人活得不憋屈,

誰沒有過千百次想把辭職信摔在領導面前,

仰天大笑出門去?

 

可是你發現沒有,

很多人的弱,其實就是因為沒有控制好情緒造成的,

明明是小事,卻因為情緒激動,

最後將之無限放大,讓事情越來越糟,

弄成無法收拾的爛攤子,一慚不忍而終身慚。

 

越是心裡強大的人,越能控制自己的情緒,

冷靜找出自己不足的地方,

把自己變得更好,開闢出一片新氣象。

 

 

我認識一位公司的老總H,

剛起步時給一家集團公司做零配件加工,

和他一起做加工的還有幾個小老闆。

那家集團公司雖然很有實力,

但要求很嚴格,每次驗收外來加工配件時,

都會挑出很多不合格的產品退回,

這樣算下來,加工者所賺的利潤很低,有時甚至還賠錢。

 

最初和H一起做加工的幾個人,

都在一次次被退貨時憤然停止合作,

最後,只有H堅持了下來。

他性格堅韌,每次人家指出什麼不足的地方,都虛心改正。

這些年,我眼見H的小加工廠,規模日漸壯大,

成長為本地該行業屈指可數的骨幹企業。

 

其實,那家集團公司只是要求嚴格,給的價格卻很公道,

H按人家的要求,不僅賺到了錢,

還一步步提升了自己,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

有人說:世上的人分為三類,

第一類,有本事沒脾氣;

第二類,有本事有脾氣;

第三類,沒本事大脾氣。

其實,無論在哪裡,

所有情緒化的背後,都貼好了代價的標籤。

 

沒錯,你可以逞一時之快,

可以讓情緒爆發,可以把一手好牌打到十三不靠,

但那個不講人情的規則,

一定會用最痛的方式懲罰你,

讓你的日子過得亂七八糟。

弱者暴怒如獅,強者平淡如水。

 

真正優秀的人,都是以做事為主,

傷害大局的情緒擺在一邊,

不讓自己栽在壞情緒中。

就算經歷了大風大浪,

也平靜得像只是下雨時踩濕了褲腳一般。

那樣的人,性格裡有一種從容不迫的力量,溫柔,不慌不忙,

從不說硬話,也從不做軟事。

深以為然。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