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故事

做不了戀人就做陌生人原來是真的

Written by coffee

我們不曾輸給年齡,只是敗給了時間。

我從來不認為年齡可以約束我們些什麼,

一直到現在都是這樣。

只是我開始認同,

時間會給我們上課,幫我們做很多選擇。

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種「曲線救國」。

後來我開始承認這些話了:

 

1.我想結婚了。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最後是真的和自己相愛的人成了一家子的。

但時間往前推個幾年,

一個兩個都是高呼「不愛不婚」,

那個時候別說真讓你和不愛的人結婚了,

就是讓你想想,你都覺得渾身不自在,

好似會要了你的命,別不承認。

 

可是後來呢,

和一個絕對算不上「愛」的人結婚,

吃喝拉撒都在一個屋子裡。

你會幫他洗內衣,

雖然你可能長這麼大都沒給自己的爸爸洗過內衣。

雖然他可能長這麼大都沒照顧過自己的媽媽的「不舒服」。

 

你們躺在一張床上,

早上睜眼看到的第一人就是他,

雖然可能半夜醒來看著他你都會好奇的回想「怎麼就是他了」。

你們分享彼此的喜怒哀樂,分享彼此的後半生,

到兩鬢斑白,金婚銀婚,

那個時候你可能早就已經不記得了,

當初你們會在一起,

可能只是因為他有一份穩定多金的工作,

可能只是因為他有房有車,

可能只是因為那天相親的時候對面坐的是他,

不是別人……

 

說白了,婚姻就這樣,

「不愛不婚」最後變成了一紙笑談,隨風飄散。

你回憶起來也只會感慨年輕真好,

什麼雄心壯志的話都敢說,僅此而已。

 

所以後來我們開始想結婚了,

不是因為歲數大了,

年齡到了,該結婚了。

這個社會沒有哪一條法律規定你多少歲就必須結婚了。

只是到了某個年紀,我們都開始變聰明了。

好像我們過了小學就開始不再相信童話故事了一樣,

白雪公主不是真的存在,

也沒有那樣的吻能夠起死回生。

而這個時候我們都成熟了,

歲月從不用年齡威逼,它的利器是回憶。

 

愛到最後,

幸運的人幸福了,不幸運的人看透了,

愛情和婚姻沒有必要聯繫。

可能我們只是都需要有那麼一個人陪伴在我們身邊,

哪怕和愛情無關。說一句「我想結婚了」,

這是大實話,並不丟人。

 

2.就算是很多年不聯繫也依然想念著的人是存在的。

學生時代,

我們總是喜歡三五成群的集體活動,尤其是女孩子。

大家津津樂道的是女孩子上廁所都要呼朋引伴,

其實沒什麼奇怪的,這就是那個時候的友情。

 

後來我交過許多朋友,

我們一起聊天,一起吃飯,一起喝酒,

一起分享各種開心不開心,

後來我們又和另一撥人一起聊天,

一起吃飯,一起喝酒,一起分享各種開心不開心。

身邊朋友換了一撥又一撥,

可是陪在你身邊的那個人真的就是最要好的那個人麼?不見得。

 

越長大就越習慣分離與距離,這是真的。

我們分別高中好友去不同城市讀大學,

分別大學好友去不同的城市謀生活,

我們漂在不同的地方,

見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

生活的分離帶來的聯繫變少,

直至消失殆盡,無可避免。

 

後來我身邊有很多朋友,

真心的,又或者是場面上的。

可是我還是無比思念,

某個人,在我身邊笑的像個傻逼。

 

你不會好奇他的生活,

他的一切,好像只有思念,

你們甚至不會聯繫,可是一提起那幾年,

腦海里毫無疑問,就是他了。

後來才知道,

就算是很多年不聯繫也依然想念著的人是存在的。

關於友情,關於愛情。

 

3.做不了戀人就做陌生人原來是真的。

分手的時候不管是和和氣氣還是歇斯底里,

毫無疑問內心早已扯破一張皮,

因為傷心又或者是憤怒。

 

但凡相愛的人,

分手之後都是沒辦法再做朋友的。

真正愛過的人,怎麼能做的了朋友?

 

那些和和氣氣分手的人,

嘴上說的漂亮繼續做朋友,

可是最後到底變成一句場面話。

誰還會主動聯繫呢?

滿滿的都是尷尬,最後失聯是早晚的事。

而那些撕破臉皮分手的人,更沒可能做朋友。

但撕破臉皮倒是更乾脆,這是真的。

 

最不要臉的莫過於一方痴心,

另一方卻不絕心。

打著所謂的「朋友」的幌子,

還在愛著,另一方如若不絕心,

那也不過就是打著朋友的旗號玩曖昧而已,更不堪。

 

歲月識人心。

要麼有情要麼無情,

要麼相守到老要麼就老死不相往來,

這是戀人的的選擇題,單選,沒法子。

可能我還會承認更多的東西,

這或許就是時間給我們的饋贈。

 

其實成熟並不是「以前得不到的現在不想要了」,

而是「從前和以後,我們想要的,

從來就不一樣,無關於得到與否」。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人生哲學,

以前不願相信的、不能相信的最後都讓我們啞口無言。

果然,那些風裡來雨里去的歲月,

最終還是會教會我們一些東西。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